我还记得我妈当初看到我手机里的那些壁纸和电脑上的,我妈只是淡淡的来了一句“要节制”就没有后续了,后来我就发现我家里抽纸的存货特别充足,顺带一提,那年我14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