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打开弹幕的《春物》就像LOL战术博弈,比企谷:不好意思我偷家了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续》是春物系列的第二部作品,在侍奉部的日常中也发生了诸多“意料之中”的摩擦。当大老师比企谷新奇的思维模式遇到雪之下雪乃的绝对正义,两人火花的余波就能让结衣酱大惊失色。而这种日常伴随着B站的弹幕,往往就是另一种风格:英雄联盟战术博弈!

学生会竞选事件

一年级的一色彩羽被推举为学生会会长候选人,但其本人并不希望当选。而比较棘手的问题是,到问题发生为止,参加学生会会长竞选的只有一色彩羽一人,所以想要输掉竞选都是比较困难的事。故寻求侍奉部的帮助。

打开弹幕的《春物》就像LOL战术博弈,比企谷:不好意思我偷家了

雪之下雪乃提议,在信任投票环节落选就行。但此方案被一色彩加驳回,因为这种落选方式超逊!

之后侍奉部就一色竞选一事进行了争论,雪之下雪乃认为只要找人参加学生会竞选,并且击败一色就能顺利完成这次委託。而比企谷则认为,既然到现在为止都只有一色一人参选,说明其他人并没有兴趣。

打开弹幕的《春物》就像LOL战术博弈,比企谷:不好意思我偷家了

关于此次事件,雪之下雪乃和比企谷站在了完全的对立面上,火花四起。

雪乃和比企谷的中路对线

此时的由比滨结衣和雪之下雪乃是站在同一阵营的,即找人参与竞选使一色落选。但比企谷对两人的方案提出了较严重的质疑。

由比滨结衣:“总之,先要推举一个彩羽之外的候选人,让彩羽在决投票环节稳妥地输掉,这是最佳的办法。”

打开弹幕的《春物》就像LOL战术博弈,比企谷:不好意思我偷家了

雪之下雪乃:“我们已经想好了推举的候选人要说的竞选诺言与演讲内容。”

比企谷:“你们事先想好了竞选诺言,那说明那人完全是个傀儡候选人了吧,这样没问题吗?如果真的当选了,以后的学生会运营该怎幺办?”

由比滨结衣:“所以说只要找个可以胜任的人就行了。”

比企谷:“那就更加困难了哦,考虑那幺长远的事情,也没有多大的意,也算不上很好的办法。”

打开弹幕的《春物》就像LOL战术博弈,比企谷:不好意思我偷家了

……

雪之下雪乃:“那幺你的做法又有什幺意义呢?”(此处指大老师提出的声援演讲)

比企谷:“仅限这次情况来说的话,总之先进行迴避。在投票环节以不信任收场之后,等不缺选举再着手引导。”

雪之下雪乃:“仅限这次?不,不对,你之前也像这样迴避了。看来你无意改变想法呢。”(合宿事件)

之后比企谷老师就离开了侍奉部活动室,此次对线,雪之下雪乃小胜。

打开弹幕的《春物》就像LOL战术博弈,比企谷:不好意思我偷家了

雪乃和结衣同时参加学生会长竞选

针对比企谷提出的问题,雪乃有很好地考虑过,的确不能随便找个傀儡竞选学生会长,这也不符合一色“强点的对手”这个要求,于是雪之下雪乃决定自己参加竞选。雪乃参加竞选的原因其实很複杂,有部分因为一色的委託,有部分是其姐姐的原因,还有一部分是为了侍奉部。

打开弹幕的《春物》就像LOL战术博弈,比企谷:不好意思我偷家了

而雪乃参选这件事刺激到了结衣,因为一旦成功当选,雪乃这个侍奉部部长可能就没有时间参加侍奉部活动,最终会导致部门解散,这是结衣酱最不想看到的。

于是,结衣酱也决定参加学生会长选举!

打开弹幕的《春物》就像LOL战术博弈,比企谷:不好意思我偷家了

至此侍奉部3人战线决裂,兵分上中下三路完成此次委託。上路比企谷八幡、中路雪之下雪乃、下路由比滨结衣。

雪乃、结衣对线中被比企谷偷家

之后的剧情中,雪乃和结衣按照自己的想法开始着手学生会竞选,而一边的比企谷则在妹妹的开导下终于知道自己应该怎幺做。

打开弹幕的《春物》就像LOL战术博弈,比企谷:不好意思我偷家了

我一直四处寻找着理由,选宅着我可以守护那个地方,守护那段时光的理由。

大老师想到的最好的解决办法:让一色彩羽同意继续竞选学生会长,也就相当于撤销了侍奉部的委託,那幺雪乃和结衣的竞选理由也就不成立了。(这是比企谷认为的,其实雪乃并不只是因为一色)

没错,在雪乃和结衣在準备竞选之时,比企谷八幡实施了“偷家战术”。

此战术的核心在于说服一色担任学生会长。虽然大老师并不怎幺受女孩子欢迎,但在“攻心”方面还是很有经验的,简单的激将法就让一色内心动摇,附以工具人叶山引诱,成功说服一色。

打开弹幕的《春物》就像LOL战术博弈,比企谷:不好意思我偷家了

傍晚的侍奉部活动室,雪乃和结衣还在讨论参选学生会长的事,比企谷就一本正经地宣告了自己“偷家”的胜利果实。

打开弹幕的《春物》就像LOL战术博弈,比企谷:不好意思我偷家了

B站精彩弹幕:

  • 大老师把水晶都拆掉了,你们还在商量打大龙?

  • 你们还在执着地打团,大老师已经把家偷掉了!

  • 大老师上路都通关了,你们还在对线?

  • 既然解决不了委託,就解决提出委託的人!

打开弹幕的《春物》就像LOL战术博弈,比企谷:不好意思我偷家了

后记

此次委託比企谷原本是计划给自己来场自爆,由他作为一色的声援环节发言人,使投票环节落选,但结果会导致大老师成为全校最讨厌的人。显然,无论是雪乃或结衣都不想看到这样的结局,所以两人竭力通过其他方式处理这次委託。

而大老师最后的操作也可以说惊为天人,从根源处解决问题,既保住了侍奉部,又解决了委託问题。这也是比企谷极少数未自爆的操作,可惜的是有些误解雪之下雪乃的想法,也算是一点美中不足。

打开弹幕的《春物》就像LOL战术博弈,比企谷:不好意思我偷家了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