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鬼灭之刃:情感赚足眼泪,剧情收割刀片,浅谈悲剧美学与平衡深度

鬼灭之刃:情感赚足眼泪,剧情收割刀片,浅谈悲剧美学与平衡深度

《鬼灭之刃》由漫画家吾峠呼世晴自2016年开始连载以来至今已经有了4年之久,如今的剧情发展从以往的欢乐路线逐渐变为了极度悲惨的虐心剧情。角色在情感上的多重设定赚足了粉丝们的眼泪,而剧情的走向也使得粉丝们纷纷吐槽这是一部作者收割刀片的作品,但也有部分粉丝认为《鬼灭之刃》的剧情俗气老套,完全是依靠着赚取粉丝们对角色的喜爱与怜悯收获了成功,这部作品的评价众说纷纭,毕竟一部作品也无法做到让任何人都喜欢。如果说《鬼灭之刃》剧情俗气老套,那幺如今这部作品的成功必定是有原因的,并非单纯的依靠虐心博得粉丝们的青睐,我们不妨从作品中最为直观的几个方面来了解一下这部作品的深度,为何会有这幺多粉丝关注这部作品。

鬼灭之刃:情感赚足眼泪,剧情收割刀片,浅谈悲剧美学与平衡深度

鬼灭之刃

角色死亡所体现出来的平衡

《鬼灭之刃》这部作品的剧情对于我而言并不让我觉得是单纯的依靠角色遭遇来博取粉丝,更像是传达作者对作品中所阐述的一种观念。人们都喜欢美好的事物,对于动漫甚至是电视剧或者各类创作类作品,剧情的发展与主人公的走向即便是在痛苦也会迎来完美的结局。往往正义的一方总会做出些许的牺牲迎来胜利的曙光,但关键角色的走向不会像鬼灭剧情一样在一场接连一场的战斗中阵亡,让粉丝们内心极度不满。

鬼灭之刃:情感赚足眼泪,剧情收割刀片,浅谈悲剧美学与平衡深度

鬼灭之刃-封面

剧情之中的体现非常明显,鬼杀队不仅是路人队员还是赫赫有名的九柱,在面对恶鬼即杀的信念之中,一场场的苦战与他们的自身的惨痛精力,传达给了读者鬼舞辻无惨诞生的那一刻就成为了这个世界上的灾难,一切的起因都阐述着一个观念“鬼对人类”造成的危害,然而鬼杀队的各位成员不畏惧艰险哪怕牺牲性命也要将恶鬼斩除,例如无限列车中炎柱炼狱杏寿郎战死上弦之三猗窝座、蝴蝶忍战死上弦之二童磨、时透无一郎与不死川玄弥战死上弦一、岩柱悲鸣屿行冥与蛇柱伊黑小芭内还有恋柱甘露寺蜜璃战死在鬼舞辻无惨的最终决战。

鬼灭之刃:情感赚足眼泪,剧情收割刀片,浅谈悲剧美学与平衡深度

鬼灭之刃-岩柱离世场景

虽然在粉丝们的眼中呈现出的各种惨状与牺牲,但在作者的笔下却无时无刻体现出作品之中的平衡感,在死亡的面前人人平等,不止是鬼遭到鬼杀队的斩杀,同样作为人类的鬼杀队成员,在无法达到拥有鬼的能力,抱有着希望与决心拼死一战,对两方阵营实力上的天平从未打破。并不像以往的大家所认知的动漫作品一样,正义一方历尽磨难最终在绝境中将反派消灭,完全给人一种剧情设定的强行上位感觉。

鬼灭之刃:情感赚足眼泪,剧情收割刀片,浅谈悲剧美学与平衡深度

鬼灭之刃-炭治郎

不仅如此,作者从起初创作之时就遵循着这种“自然平衡”的法则,大自然中一切讲究生物的平衡,而《鬼灭之刃》正是采用了这一法则。在剧情中除了九柱逐个阵亡之外,作者还将画笔转向了主角炭治郎,使其变为了即鬼舞辻无惨之后新任的鬼王,在人类牺牲巨大代价之后将大家心心向往的主角进行转变,正是一个平衡的创作,很多粉丝都觉得,即使作为主角的炭治郎在最终一战中阵亡,换取鬼王的消灭,则更是将这部作品进行一个升华成为佳作,但反转的突如其来也是让人们意想不到的事情。除此之外,在鬼舞辻无惨成为世间第一鬼之后,已经处于无人能与匹敌的状态,打破了这个平衡的天秤,所以才会有着战国时期的天之骄子继国缘一的出现。正是这种平衡感让人觉得故事进展的合理化。

角色阵亡背后的精神与意志传递

《鬼灭之刃》中鬼杀队与鬼战斗上的体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作为人类而言即没有快速再生的能力,也没有那永无止境的气力,多次面对鬼的战斗场景之中,鬼杀队成员一项展示出来的却是即便不敌对手也要举刀而起。反观鬼方的阵营体现的更加活灵活现,打过不就跑。鬼舞辻无惨作为一代鬼王则是将这种赖以生存的技能展现的淋漓尽致,虽然我们对它的恶行极为的痛恨,但在战场应变的能力上鬼舞辻无惨无疑是一个智者。正如我们常说的一句古语“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保住了命一切都不是问题。鬼杀队则是视死如归,即便自身丧命也要将恶鬼斩杀。

鬼灭之刃:情感赚足眼泪,剧情收割刀片,浅谈悲剧美学与平衡深度

鬼灭之刃-炭治郎

作为日本的漫画家吾峠呼世晴在创作《鬼灭之刃》中也多次提及了“武士精神”,用鬼的一举一动去衬托和宣扬鬼杀队所信奉的武士精神。大决战之中炭治郎明确的对鬼舞辻无惨做出了评价“他并不是一个人类所拥有着武士精神,只是一个赖以生存的生物”。从这点中可以看出作者对“武士精神”信仰与推崇,也为了切合应景时代下文化。大正时代,虽然在废刀令的执行之下,鬼杀队的私下成立,与战斗方式都遵循着武士之道。

武士道遵循着义、勇、礼、仁、诚、荣誉、忠义、克己的美德,崇尚效忠,绝不迟疑、尽孝道、慈悲。武士精神不惧死亡,看透死亡以领悟的死亡的觉悟。但却有着极为矛盾的理念,战死视为荣誉,荣誉破损也会以死谢罪,这也成为了矛盾所在。《鬼灭之刃》中多次提到切腹也是遵循着武士精神(武士道)的信仰。

鬼杀队九柱及下属的所有成员对产屋敷当主的礼仪与尽忠则都是武士道的体现,武士道遵循“义勇奉公”为最高原则,重视君臣之道,尽忠职守是最有绝对价值的体现,对于尽忠之道责无旁贷不可有怕死的私心。然而身为臣子则更加注重君的德道与操守,才可将生命托付选择生死。武士道弘扬纯粹彻底的觉悟死,才是武士精神的精神支柱。

鬼灭之刃:情感赚足眼泪,剧情收割刀片,浅谈悲剧美学与平衡深度

鬼灭之刃-蝴蝶忍战死桥段

对于崇敬武士道的体现出了柱合会议之中,九柱对产屋敷耀哉的朝拜体现。选择君主则是被风柱不死川实弥表现了出来,风柱最初认为产屋敷耀哉只是一个支配手下卖命,自己坐享其成昏庸无能的人提到质疑,当众呵斥产屋敷耀哉(漫画中体现)。由此可见,柱的战死并非完全遵循着平衡的法则,背后既是将武士精神与斩鬼意志传递给读者。

情感产生的共鸣

一部好的作品不是基于题材,而是其内容能够与读者和观众产生共鸣。《鬼灭之刃》的情感路线确实做到了这一点,世人皆有七情六欲,而感情往往离不开亲情、友情、爱情三大核心。虽然整个作品是以主人公炭治郎兄妹亲情的核心为首,但其余角色所体现出的则是异曲同工的情感色彩。不仅是作为人类还是鬼,都将人所有的情感倾注出来。

鬼灭之刃:情感赚足眼泪,剧情收割刀片,浅谈悲剧美学与平衡深度

鬼灭之刃-伊之助母子

以头脑简单四肢发呆缺乏情感流露的伊之助为例,当伊之助面对上弦二童磨懵懂的记忆碎片回忆母亲的样貌之时,也曾提及到了在脑海中的碎片记忆中一直促使着他寻找自己的亲人,也曾一度将蝴蝶忍误认为自己婴幼儿时期守护自己的那个人。在这段故事的情感渲染上,更加体现出了作为一个母亲的伟大,即使自己经常犯下错误,但在危难关头也会将自己的孩子视为珍宝,哪怕牺牲自己也要保证伊之助的周全。

对于我而言《鬼灭之刃》不仅是在主角炭治郎身上,还是在其他角色身上,整个剧情的节奏和情感刻画流露给人的感觉非常舒服,并没有拖泥带水和强行加戏,感情线刻画非常细腻,并没有愉悦兄妹亲情的其他成份,比较纯粹。

友情的体现:在鬼杀队相识的基础上,大家遭遇与处境都沦为了举目无亲的孤儿形象的体现,伊之助、善逸等人更是像“鬼杀队孤儿院”中一起过命的战友之情与兄弟之情的展现。

至于爱情观体现的也相当的纯粹虽然让人感觉虐心,但也是人们一如既往所向往的那种纯真的恋情,蛇恋相遇到相知在到相许也在牵动着每一个读者的内心。正是这种共鸣才会让粉丝对剧中角色未来,乃至经历甚至接下来会发生什幺抱有一种期盼。

作品深度来源于背景

很多粉丝也曾发出过这种质疑“《鬼灭之刃》作为斩鬼题材没有深度”,其实一部作品的深度不只是取决于作品的题材,而是体现在作者的对其创作的基础上自身所掌握的学识。在创作自己想要的故事之上,要让作品剧情的发展顺理成章有理有据才是最难的一点,《鬼灭之刃》并不像其他的玄幻类作品一样,创作上天马行空,我们不妨就以时代背景来了解一下。

鬼灭之刃:情感赚足眼泪,剧情收割刀片,浅谈悲剧美学与平衡深度

鬼灭之刃-大正时代下的浅草

《鬼灭之刃》是以大正时代下的背景进行创作,作者吾峠呼世晴也将大正时代的景象加以体现,让更多的读者与观众了解当时大正时代下人们的生活方式与生活环境。艺术来源于生活,而动漫也可以成为展现日本不同时代文化的载体。从炭治郎携手妹妹祢豆子第一次前往所谓的大城市浅草一话中我们可以看到被誉为“大正浪漫”下的人们生活的景象。

鬼灭之刃:情感赚足眼泪,剧情收割刀片,浅谈悲剧美学与平衡深度

鬼灭之刃-炭治郎初次遇到鬼舞辻无惨

初次遇到鬼舞辻无惨之时,周边景象与鬼王的一身的西洋装扮将大正时代下门国打开,吸纳融入着西洋文化的人们穿着还原展现。喧哗繁荣的夜市之中,车水马龙伴随着西洋建筑和有轨电车,应证着大正时代的繁荣鼎盛的盛况。

鬼灭之刃:情感赚足眼泪,剧情收割刀片,浅谈悲剧美学与平衡深度

鬼灭之刃-浅草夜景有轨电车

从建筑来讲,我们清楚的可以看到鬼灭中所描绘的洋楼矗立在和风建筑之中,大正时期常出现西洋风,但并非全部是西洋风格,大正建筑的时尚风格以和风西洋风融合为主,往往外观和风的通常内在却有着沙发,吊灯,西洋家具的来衬托,给人一种跨度的感觉。

而服装则是以制服为主,立领制服。这一体现最为瞩目的则是鬼杀队的队服,都是以制服为原型得到了高度的还原。女生则是以行动便利的和服为主,还有以为了方便所选择的洋装,洋裙,时尚帽子等。鬼舞辻无惨无限城中肃清下玄之时便是穿着的和服便是以振袖未婚女性所穿细节展现。

和服分为振袖与留袖,未婚穿着振袖,已婚穿着留袖。鬼舞辻无惨所穿的和服细节还原的恰到好处。

鬼灭之刃:情感赚足眼泪,剧情收割刀片,浅谈悲剧美学与平衡深度

鬼灭之刃-无限列车

最具大正时代代表性的莫属于《鬼灭之刃》第一季动画结局的无限列车的展示,工业革命成熟时期的代表则为“蒸汽机车”。

铁路机车在19世纪发明时,是以蒸汽机作为动力来源的铁路机车,也是铁路机车最早的发展类别,到大正时期已经是最为成熟的铁路运输交通工具。

作者将整个大正时期作为背景,场景中多次以大正时代下的环境来推动着故事的发展,可想而知作者对创作需求的严谨。

悲剧美学

《鬼灭之刃》这部作品从漫画剧情延展至今,大家可以明显的可以看到,并非是一部想其他作品一样能够看到磕家欢乐的完美结局。随着众角色的战死,如今主角炭治郎转身为鬼王可以看出作者对这部作品的创作思路。

鬼灭之刃:情感赚足眼泪,剧情收割刀片,浅谈悲剧美学与平衡深度

鬼灭之刃-炭治郎变为鬼王

任何美好的事物并非长存,即使是亲情、友情、与恋情。作者这样的构思创作可以说是为了阐述一个让大家在二次元的世界中所了解的事实,或许正是一种悲剧的收尾,可以让人意识到这部作品的不同之处,传达让人认清现实。往往许多事在或多或少留有一丝的遗憾才能算的上是一种充实的体验,太过完美即让人觉得不切实际又略感虚幻,人无完人更何况是一部作品。但论其深度而言,作为一个解析剧情的读者来说,从情感到创作,到背景的刻画,人物细腻的设定已经奠定了作者在粉丝们心中的认可程度,细节上严谨回收来看,作为漫画家自身也有着相当文学底蕴,才能将作品合理的展现出来。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